第十一期:梨园戏2011年元宵演出季座谈会回顾

2月17日这天是辛卯年元宵佳节,持续多日的寒雨天气有所好转,大清早便弥漫着融融的春暖气息。“趴死猪”趴到八点半才匆匆起床,狼吞虎咽了一碗“状元丸”,便赶往团部三楼排练厅帮忙布置会场。今天早上,梨园戏2011年元宵演出季座谈会将在这里隆重举行。来自福建省艺术研究院的二十余位资深戏剧评论家,将对青春版《陈三五娘》和《刘智远》两个剧目进行评论交流。此外,还有一位超级神秘的大人物也将莅临座谈现场。

十时许,参加座谈会的评论专家及剧团演员,团团围坐,齐聚一堂,开始了热烈的评论交流。首先由剧团党委陈书记致辞,对前来观看梨园戏演出及座谈会的专家们表示由衷的欢迎。他说作为硕果仅存的“天下第一团”,梨园戏就像一颗珍贵而孤独的小草,需要充沛的雨露来滋养,所以希望省里专家能够提出宝贵的意见,帮助梨园戏更好地成长发展。

在座评论家们最为德高望重的,就是来自莆田的王顺镇老师了。这位荣获“曹禺文学奖”的渊博学者,感慨良深地说:“小时候就听我母亲经常唱有关于陈三五娘故事的长篇叙事诗歌,这两天看了梨园戏《陈三五娘》,心里很感动,觉得她一点也不输给《西厢记》。《刘智远》从头到尾很静、很从容。特别是“李三娘”演得很好,动作幅度不大,但却蕴含很多东西。梨园戏的工作气氛很好,对艺术很执着,完全可以做得更好。”

接下来发言的是省艺术研究院的王评章院长,作为一名在国内享有盛誉的资深戏剧评论家,他看戏的眼光是可以一下子就穿透好几层的,非常锐利精辟。剧团的演员们都非常期待他对这两天演出的评论。他说:“《刘智远》以残本的形式演出非常好,不需再补充新编什么。特别是《磨房会》一折,很松弛,不刻意,难写难演,现在的编导是很难做到的。静萍、艺华、苍晓他们已经摸到了梨园戏自己的一套古典规律,并把握得很好,将传统的东西做得可谓出神入化了。至于《陈三五娘》,演唱、表演的难度很高。《投荔》一场,应该是两个空间,而不是话剧的对面交流。五娘、益春在楼上的动作不宜太多,写意应大于写实。《磨镜》一场,五娘与益春在窗后应该是听,而不是看。昨天丢手帕,今天就假装磨镜上门,五娘应该要很慌张才对。而益春则是在一旁反复地观察五娘与陈三才是。《留伞》一场,夺伞时的伞是要捏得紧还是捏得松,这一点很微妙。此外,身为锦衣玉食的贵族子弟,陈三为追求五娘而甘愿为奴,带病唱《因送哥嫂》,诉出满腹委屈,应该是要很感人的才对。《绣鸾》一场,五娘在私奔前应该要反复试探陈三才符合情理,岂能非常轻易地跟他走?总之,演员们都还很年轻,已经做得很了不起了。雅思的唱功进步很大,智峰由丑改生很不容易。但是有一点必须强调,演员不练唱是绝对没前途的,不要唱不上去就降八度!”

王院长的一番精辟论述,让在场的梨园戏青年演员们醍醐灌顶,豁然开朗,瞬间觉得自己还有很多很多做得不到位。以后须加倍努力才行,不能以“还很年轻”为借口,想着去得过且过。

接下来是林瑞武与马建华两位副院长发言。林瑞武副院长是资深的编剧兼戏剧评论学者,他说:“我很爱梨园戏,但是却非常担心她的传承问题。她很脆弱,一代上不去,就有可能会衰弱下来。这次把两个经典剧目排起来,剧团领导做得很好。让不同的青年演员来尝试同一个角色,这点做法很用心。第一次看吴艺华的全本戏,觉得她的科范、节奏很美。至于《陈三五娘》,我觉得五娘这个角色心理很复杂,很难演。最后,我认为梨园人对自己的工作应该树立自信意识,走在大街上,为自己身为一名梨园人而自豪。”

马建华副院长是国内著名的民俗与民间传统艺术研究权威,他说:“梨园戏的表演让外国人感动,主张设立“传统剧目精品工程”。梨园戏是盆景,而不是大花园,细腻,精致。地方戏讲究唱腔、道白,这点梨园戏做得最好。这批青年演员们都是未来的“小曾静萍”、“小吴艺华”,前景大好呀!”

两位副院长的好评,使在场的青年演员们如沐春风。刚才还在为自己舞台上出现的不足而挂心,现在则是有些飘飘然兴奋起来了。接下来是省艺术研究院的青年评论学者们、以及《福建艺术》杂志的编辑专家们,各抒己见,兴高采烈地发表评论。

周明可是“五娘”扮演者雅思的超级粉丝,他说:“每次看梨园戏都很激动。其实,梨园戏无形中也带上了一种负担,因为她代表着戏曲中雅的层面,等于是挑上了很大的责任。”

小说评论学者傅翔说:“有一种意料之外的惊艳,古本细节的魅力让我们很吃惊。青年演员的成长,对梨园戏有很重要的意义。”

美术评论学者刘闽生说:“一张小凳子,舞台很空灵。梨园戏突出的是戏曲的本体特征,不适合有太多的具象。《陈三五娘》的舞美,是第一个获得全国性大奖的福建省舞美设计作品。”

刚进省艺术研究院不久的年轻评论学者蔡福军感叹地说:“梨园戏跟昆曲有很多相似的地方!”

省艺术研究院剧目室戏剧评论研究员、青年导演王保亮说:“梨园剧团的环境非常干净,衬托出剧种的雅致。梨园戏的表演,是现实生活的高度提炼。《刘智远》“逼父归家”一折,看似没戏,其实又很有戏。“咬脐跳”程式动作很有意思。建议《陈三五娘》中的五娘每次出场前,心情都能够重新梳理一下。”

《福建艺术》杂志著名编辑白勇华评论说:“戏曲的静比动难,梨园戏恰恰以静取胜,有情感但又不外露。中国戏曲创作的大众化是一个危途,梨园戏的艺术化是十分可贵的。”

著名学者李晖说:“梨园戏像昆曲一样典雅,代表着中华民族的文化,希望能够做一个全球性的巡演。《陈三五娘》“留伞”一折中的表演气息太快了。希望能够把气息、程式、节奏有机融合起来。”

戏剧音乐方面的评论专家付华顺说:“建议青年演员的道白运腔还要向老艺人学习。演唱时降低音高不行,感情无法到位。演员应该从歌唱中去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。”

省艺术研究院剧目室戏剧评论研究员邱剑颖调侃说:“因为我们的王院长对梨园戏情有独钟,在他的领导下,我们全院都成了梨园戏的忠实粉丝了。”惹得在座全场哄堂大笑,但是从侧面也反映王评章院长对梨园戏确实是非常关心呵护的。她接下去感叹地说:“古典全本实在是太有魅力了,《刘智远》即使是残本也很让人兴奋!”

专家学者们兴致盎然的评论交流,时而论述,时而争辩,时而肯定赞赏,时而批评鞭策,你一言我一语,将整个座谈会推向了高潮。这时时间已经不知不觉快到中午十二点了,我们等待已久的神秘人物终于出现了,他就是中国剧协党组书记季国平先生,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他的到来,充分体现了剧协对梨园戏的关心,对本次元宵演出季《陈三五娘》与《刘智远》两个剧目的重视。他非常感慨地说:“这两天晚上看了梨园戏《陈三五娘》与《刘智远》两个经典剧目的演出,觉得戏曲程式太重要了,从中看到了八百年梨园戏深厚的历史底蕴!”之后,曾静萍团长向季书记一一介绍了两个剧目的全体演员,季书记时不时点头赞赏,尤其对青年演员的成长表达了自己由衷的欣慰与勉励。

最后,曾静萍团长与梨园戏著名剧作家王仁杰老师做了座谈会的结束寄语。对青春版《陈三五娘》倾注了巨大心血的曾团长,深有感触地说:“我们的青年演员由最初的不想学,到被动学,再到主动学,最后到专注学。通过这样一个艰难的过程,我们终于把青年演员传承传统的心找回来了。”王仁杰老师最后意味深长地说:“只要对我们的剧种有一种宗教式的虔诚,那么,所有的青年演员都是有希望的。”

本次的元宵演出季,是梨园戏对青年演员阵容的一次大规模演练。尽管他们还有很多不足,还有很多需要成长,但是观众看到了他们辛勤的汗水在舞台上流淌,感受到他们青年一代对梨园戏的虔诚!

(编辑:谢子丑)


 
COPYRIGHT©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 All Rights Reserved.地址:福建省泉州市新门街梨园古典剧院 电话:0595-22382236 Email:lyx@liyuanopera.com 网站设计维护:泉州宇联网络